倪缶

ianp

©倪缶
Powered by LOFTER

发现楚路楚的存稿丢了之后我的内心是绝望的 完全没有重新写的力气了
以及 马上要高三 没时间搞事情了
所以各位请不要大意地取关我吧 反正我也要卸载撸否了otz

这边也忍不住存一下。

La La Land

Fandom:龙族

Author:倪缶

Warning:DRUG

Summary:三个开头和一个结局。所有的开头都通往同一个结局。

Notes:
@两横口苗

本文并非意在教唆读者服用自己不了解的药物。

欢迎留言。

01

“睡前服用。没有任何禁忌,适用于一切人类。不过其实其他生物也行比如你要是不嫌浪费钱喂点给楼下小猫小狗也是可以的。啊有一点——”

医生边说边把白大褂脱下来,高举手机对着背面的反光拨了拨自己高高竖起的头发然后满意地收回口袋里,笑容的痕迹仍留在嘴角,“记得醒。”

然后医生拎起背包,把纸条塞进走过他的手里时轻飘飘地落下一句,“慢慢来,你想明天再找我也行。走的时候帮忙...

Sledgehammer

Fandom:龙族

Author:倪缶

Summary:三个开头和一个结局。所有的开头都通往同一个结局。

Notes:

欢迎留言。

本文送给喵喵 @两横口苗

00

他死了。 

01 

得知楚子航死讯的时候,路明非正与芬格尔在喝酒。

那是个他们新发现的好地方。除了驻唱不知道为什么只肯唱一支歌,反反复复的。倒没什么不好,只是这样一来时间流逝就不那么容易察觉了。

时候正是凌晨,酒吧里闹哄哄的。他们本来只打算逗留一会儿,因为调酒师已经快下班了。但调酒师下班后礼貌地征求两人的意见,而后坐下来加入了他们的闲聊。他是个意大利人,但不及恺撒——他要安静得多。他并不擅...

全宇宙的金汤力

Fandom:龙族
Author:倪缶
Summary:屠龙的人们忽然发现,还有比龙更为棘手的事情。 
Notes:
本来想坚持tag权不动摇的……但后来觉得没什么必要为这些事情纠缠。
标题又名:What the fuck is forty-two
四十二是个梗。
楚子航略ooc但没办法大改因为是在去年暑假写的……


01
“发件人:诺玛
楚子航专员:你被派去火星执行任务。飞船将在即刻起两小时后起飞,请准时到达卡塞尔机场进行安检。”
楚子航大吃一惊。

他很少有吃惊的时候。他总能把握事情的关键,不迷茫不困扰。做事一向干脆利落,就像他的刀。
不过,最近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有什么事情快要发生。他凭本能嗅到了...

牛筋,一段历史

那是一个周六的晚上。地球上暗无天日,寒风瑟瑟。大多数人们都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干。

就在这时,一个不怕冷的帅哥挣扎着起床了!他叫王君,是个快递小哥。在他打着哆嗦走进卫生间尿尿那一瞬间,他惊讶地意识到,自己脑子里的那片往日波涛汹涌的海洋此刻竟然悄无声息——原来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水被冻成了冰!

他烧了一锅水,用水浴加热法给自己的脑袋解冻。一加热,他的脑子就立刻变得灵光起来。他推断出一个结论:如果连帅哥他都脑冻成了冰,那么其他人也必定一样。

于是,在出门送快递之前,他偷偷带上了一把斧头。他接借着送快递机会,趁别人昏昏沉沉地在单子上签字时,用斧头在他们的大脑冰面上凿字。

他先是再也没有拿到过低于...

祝你新年快乐

1

余弦是在新年那天产生意识的。 

她的躯体与人类没有区别,至少就肉眼可见的表面而言。

但她尚未完工。 

她还没有下载道德与人类安全、职业技能以及其他诸如此类的模块,也没有被安上印有罗比研究所出品字样的GPS追踪器。 

泪腺同样是个没有解决的问题。研究员一直就这个功能是否需要争论不休,但节日当头,谁又会在意这些呢? 

在除夕夜的欢笑声与烟花爆竹声中,最后一个离开的研究员把实验室的门带上。但他忘了要反锁。 

余弦走出研究所。路过正门时,一个保安对她说:“祝你新年快乐哈。” 

“新年快乐。”她回答。 

这是她学...

FLAG:先写他一万字。

Sheemie Ruiz/Dinky Earnshaw(斜线无意义),来自黑暗塔,一个ao3上面连粮都没有的cp。
但是!我跟这个家伙@張鶓将要一起创造奇迹!欢迎大家吃安利w

附上维基百科。
Sheemie Ruiz
Sheemie, introduced in Wizard and Glass, was a mildly mentally retarded tavern boy at a saloon in Hambry. Sheemie assisted Roland and his first ka-tet in preventing the followers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理想中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不再需要充电。

倪缶 回答:

那要看“自己”是什么样子的。

我觉得对于一个机器人而言(至少我猜测如此),充电就像我需要吃饭一样。我非常喜欢吃饭,尤其喜欢跟现在坐在我旁边那个一边写作业一边摸着头发的女孩子一起吃。

我觉得,跟她一起吃饭才是我理想中的生活状态。所以很抱歉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可以继续提问。顺带一提,我想问个事,你是一个误差机器人吗?

如果不是的话,你可以考虑一下去找科学怪人改造一下你的大脑。据我所知,误差机器人是不需要充电的。

他们要定时打开大脑晒太阳,因为他们的脑子里有草呀。他们是通过进行光合作用来补充能量的。